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大南面 >

人君南面术

归档日期:05-17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大南面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断根汗青记实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,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,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被骗。详情

  汗青上的今天

  百科冷学问

  秒懂星讲堂

  秒懂大师说

  秒懂看瓦特

  秒懂五千年

  秒懂全视界

  数字博物馆

  查看我的珍藏

  人君南面术

  古帝王以坐北朝南为尊,前人南面称王也。所谓“人君南面术”,即为治国之道、帝王学、统御全国之术。属政治哲学范围。

  人君南面术

  Kings surgery

  人君南面术

  人君南面术

  人君南面术便是古代帝王的专有教材,为什么称为“人君南面术”?这就牵

  涉到中国保守建筑文化的问题。中国地处北半球中纬度和低纬度地域,地势西北高东南低,前人建的房子根基上都是坐北朝南,这种朝向的房子冬天能够避寒,炎天能够顶风。因为衡宇都是南向,辈分高的人一般住在正中,面向南方,辈分低的人天然就要面向北方,“以南为尊”的习惯因而而构成。《易经·说卦传》称:“圣人南面而听全国,向明而治。”《春秋繁露》说:“当阳者,君父是也。故人主南面,以阳为位也。阳贵而阴贱,天之制也。”人君南面术与道家有亲近关系。《汉书·艺文志》指出:“道家者流,盖出于史官,历记成败存亡祸福古今之道,然后知秉要执本,清虚以自守,卑弱以自持,此乃人君南面之术也”。

  人君南面术

  何谓人君南面术,其涵义是什么?“人君南面术”乃古代帝王治国之道的政治哲学,这政治哲学涵盖哪些内容呢?这范畴太宽泛了,各门类学问或轻或重、或多或少都涉及到。那么,帝王要控制好那些要点呢?在先秦期间,诸子各家均提出过治国安邦的方略,唯独法家的方略最受封建帝王青睐,集法家之大成的《韩非子》是历代帝王必研之学。

  作为帝王在统治上要面临的无非是三个层面的问题:一是对民,如何才使民充足及顺服;二是对吏,如何才能使仕宦更无效的为政权办事;三是对己,该如何巩固本人的势力、涵养本人的德性、均衡各股政治势力,才不致被其它政治势力所要挟。这三个层面的问题该如何处理,须采纳如何的方略?《韩非子》以“法”、“术”、“势”三位一体来处理这问题。何为“法”?“法”者,治民之法典;何为“术”?“术”者,驭吏之权谋;何为“势”?“势”者,巩己之势力。对于君王而言,“法、术、势”三者缺一不成,都是帝王手中的治御东西。以势为后援,用术来把握群臣,用法来统治人民,此为“人君南面术”之底子。除此外人君南面术还应兼盖机谋学、运筹学、办理学、阅人用人术、纵横术等诸多学问辅助使用。它是一门分析性、特殊性的哲学。

  人君南面术

  人君南面术,它涵盖了经国之道、阅人用人、纵横捭阖、统御之术,包纳百家、集千年之所成,是君临全国必不成不研之学问。人君南面术从古至今并未构成一个系统的学科,但它无所不在,大人物深切研究却杜口不说,从不将心得奥秘等闲示人。其应意图义极大,对于现代办理者有自创启迪之用。

  人君南面术

  清心明察,无为而治

  君王治国之道是“清心明察”和“无为而治”,所谓“清心明察”便是“清心寡欲、不惑馋言,洞悉人心、洞察人道”。做到心要清明,辩别忠语馋言;眼要锐利,洞悉人心人道,分辨善恶、真伪。所谓“无为而治”并非是什么事都不做,而是“以无为而无为”。

  《道德经》的思惟焦点是“道”,“道”是无为的,但“道”有纪律,以纪律束缚宇宙间万事万物运转,万事万物均遵照纪律。引申到治国,“无为而治”便是以轨制(可理解为“道”中的纪律)治国,以轨制束缚臣民的行为,臣民均恪守法令轨制。老子所说的“无为而治”是以法治国,而非人治;人过多的干涉社会次序则乱,法治则有条有理。“无为而治”对于帝王小我原则而言,便是清心洞察、任人唯贤,将合适的人才摆在合适的岗亭上,具体工作分摊给臣下去做,不必事必躬亲。

  事不躬亲,知人善用

  《吕氏春秋》认为,“有道之主以不知为道,以何如为宝”,意义是一个懂得带领艺术的君次要经常把“不晓得”和“怎样办”挂在嘴上,装出一副糊涂的样子。如许才合适老子所说的“处无为之事,行不言之教”的主旨。既然人君南面术强调君王要少措辞,少干事,那么君王有什么事可做呢?古代智者认为,在治国理政上君王能够什么事都不做,但有一件事非做不成,那就是求贤。《荀子·粗略篇》说:“主道知人,臣道知事”;墨子说:“善为君者,劳于论人,而逸于治事”;《吕氏春秋》也说:“贤主劳于求人,逸于治事”。

  知人者,王道也;知事者,臣道业。汉朝建国之君刘邦,策略不如张良,用兵不如韩信,理政不如萧何,但刘邦最大的本领是识人用人,揽全国能报酬己用。王者不克不及事必躬亲,也不需样样通晓,但要懂得识别专才,知人善用,以调动全国人才之积极性为己用,此乃王者之大道。臣以自任为能,君以用报酬能;臣以能言为能,君以能听为能;臣以能行为能,君以能奖惩为能。识人、选人、量才而用是古今成绩王者的环节。

  人君南面术

  人君南面术

  治民用“法”

  对于治民这层面必需依托法,由于法令是同一人民思惟步履的最好东西,一民之轨,莫如法。“法治”其焦点是通过立法令、行法令,达到尊公废私,而所谓公,现实上就是帝王。

  法令为君主所设,其根基准绳当然要表现君主好处而废止臣民的私利,实现利出一孔的一元化的国度体系体例,因而要求臣民的一举一动必需绝对合适法令的要求。

  人君南面术

  驭吏施“术”

  帝王掌管全国需要用人任事,亦需要各方面力量的支撑。既要调动他们的忠实心和积极性,又予以恰当限制和合理节制,这是再抱负不外的。由于没有这些人的工作,帝王将一事无成。若是利用不妥、节制不严,帝王也会大权旁落。这问题如何处理?这就涉及到把握之术了。

  何为术?韩非子在《定法》中说:术者,因任而授官,循名而责实,操生、杀之柄,课君臣之能者也。韩非又说:术者,藏于胸中,以偶众端、而潜御群臣者也。法莫如显,而术不欲见,御臣之术,必需使本人有奥秘感,深藏不露,让臣下无从猜测本人的实在设法。决策之术。在听取臣下的看法之前,不要做任何倾向性的暗示,以求得臣下实在的设法,兼听独断,牢牢控制决策权。

  事实若何驭臣,这此中花腔甚多:

  一、树立威信

  树立威信是绝对需要的,无威信臣心不服、政令欠亨。汗青上有建树的君王都过做一件事,就诲人不倦地自我标榜,其目标无非是要成立本人的威信,在百官和苍生中确立本人分歧于他之外任何人的特殊地位。

  汉高祖刘邦也深知自树威信的主要性,刘邦在平定全国当前,有一次在洛阳南宫摆酒设席,问群臣项羽之所以失全国、本人之所以得全国的缘由,群臣各有所答,但都不中肯綮。刘国本人总结说:“在运筹帷幄之中、决胜千里之外方面,我比不上张良;在办理国度行政事务、安抚苍生、给前方兵士供给足够给养方面,我比不上萧何;而在率领百万大军,战必胜、攻必取方面,我更比不上韩信。张良、萧何、韩信三人,都是精采的人,我能任用他们,这是我获得全国的主要缘由。”刘邦这番话既直抒己见,又入情入理。与其说他是在会商汉得全国的缘由,不如说是为了自树小我威信。出格是他巧妙地使用欲扬先抑法,先谦善地奖饰张、何、韩三人,然后话锋一转,那意义是说,他们三个“人杰”都情愿为我所用,那么我的高人一筹不是不言自明的吗? 既然人中之杰都顺于为我所用,你们余等比不上“三杰”,服不服?

  二、情利引诱

  臣对君之忠,一为感情,二为好处,此乃人之赋性。君主在驭臣行为中常常无意识地进行感情投资,从而深深打动臣下,青鸟使下在深受打动之余更不吝一切地为其出力和卖命。使以臣忠须恰当赏予权, 官之利,乃君权所授,权之地点,利之地点,全国攘攘为利矣。

  三、彼此监视

  人是永不满足的动物,汗青上有才能的臣子虽居万人之上、一人之下之位,却也不免常觊觎王位,因而帝王对臣下如办理不善、节制不严,往往要付出庞大价格。操纵臣僚互相刺探、互相监视,皇帝能够明察秋毫坐享其成。

  四、以他排他

  君王把持大臣相互互相刺探、互相监视,说到底是为防患于未然,晦气事务一旦发觉苗头,对皇帝来说,就是要应机立断,清洁完全全数覆灭之。覆灭的法子也有各种,以他排他、相抵相消即其一。也就是说,用甲去减弱乙,再用丙去覆灭甲。

  四、分职弱权

  帝王对臣下的分职弱权,成功者莫过于在当局机构设置上做文章。如丞相一职,位极人臣,他既能够是帝王的得力助手,又可能对皇室形成严重要挟。西汉初期的丞相以至能够驳回皇帝的诏旨。到汉武帝时,地方设尚书省,尚书令分去了过去丞相拆读皇帝奏章的权力。当前,皇帝又提高太尉、御史医生的地位,使之与丞相平起平坐,并把三者先后改名为司徒、司马和司空,变一相为三相,从而完全改变丞相控制全国一切的场合排场。从机构设置上分职削权,这是皇帝处置本人与臣下关系中最具特色、最为适用且见效的一种法子。唐代当前虽然有三省六郡制,还有宋代设同平章事、参知政事以及枢密院等花腔翻新,但翻来覆去,目标却只要一个,那就是分权而治,臣下的权力彼此牵制,防止臣下的权力过大体挟皇权。帝王在处置对臣关系时,最重视的莫过于这一点了。

  施“术”例鉴

  《具官论》

  宇文泰,北周建国之君。历来慕曹操之术。有苏绰者,深谙治国之道,孔明之流也。

  宇文泰以治国之道问苏绰,二人闭门密谈。

  宇文泰问曰:国何故立?苏绰曰:具官。

  问:何为具官?曰:用贪官,反贪官。

  问:既是贪官,若何能用?曰:为臣者,以忠为大。臣忠则君安。然,臣无利则臣不忠。但官多财寡,何如?

  问:何如?曰:君授权与之官,使官以机谋利,官必喜。

  问:善。虽官得其利,然寡人所得安在?曰:官之利,乃君权所授,权之地点,利之地点也,是以官必忠。官忠则山河万世可期。

  叹曰:善!然则,既用贪官,又罢贪官,何以?曰:贪官必用,又必弃之,此乃权谋之密奥也。

  宇文泰移席,谦和求教曰:先生教我!苏绰大笑:全国无不贪之官。贪,何所惧?所惧者不忠也。凡不忠者,必为异己,以罢贪官之名,解除异己,则内可安枕,外得民气,何乐而不为?此其一。其二,官若贪,君必知之,君既知,则官必恐,官愈恐则愈忠,是以罢弃贪官,乃驭官之术也。若不消贪官,何故弃贪官?是以必用又必弃之也。倘若国中皆清廉之官,民必喜,则君必危矣。

  问:何以?曰:清官以清廉为恃,婉言强项,犯上非忠,君以何名罢弃之?罢弃清官,则民不喜,不喜则生怨,生怨则国危,是以清官不成用也。

  宇文泰大喜。苏绰厉声曰:君另有问乎?宇文泰大惊,曰:尚……另有乎?

  苏绰复厉色问曰:所用者皆为贪官,大快人心,何如?

  宇文泰汗下,再移席,蒲伏问计。苏绰笑曰:下旨斥之可也。一而再,再而三,斥其贪婪,恨其无状,使朝野皆知君之恨,使草民皆知君之明,坏法度者,贪官也,国之不国,非君之过,乃贪官之过也,如斯则民怨可消。

  又问:果有大贪,且民愤懑极者,何如?曰:杀之可也。抄其家,没其财,如是则民怨息,颂声起,收贿财,又何乐而不为?要而言之:用贪官,以结其忠,罢贪官,以排异己,杀大贪,以布衣愤,没其财,以充宫用。此乃千古帝王之术也。

  宇文泰击掌再三,连呼曰:妙!妙!妙!而不觉东方之既白。

  人君南面术

  势,即势力,政权。君次要做到令行禁止,就必需以控制势力为前提。势,分为天然之势和报酬之势。天然之势是帝王天然获得的,报酬之势必需强化,强化包罗:一、加强集权,牢握掌控力;二、均衡各股势力,不让某股独大,当令压制、搀扶,力均均衡彼此牵制,以保政权不被要挟。

  帝王要长于化全国之智为己之智,使全国人之耳目为己耳目,才能身在深宫之中,而照明四海之内。

  人君南面术

  机谋天然地不受一切仁义道德、公允公理的束缚;它以至没有任何准绳可言,唯壹的准绳是:为达目标,不择手段。机谋的合理性取决于机谋的成果,即所谓“窃钩者诛,窃国者侯”,“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”是也。

  粤若稽古,圣人之在六合间也,为众生之先。观阴阳之开阖以名命物,知存亡之门户,筹策万类之终始,达人心之理,见变化之朕焉,而守司其门户。故圣人之在全国也,自古及今,其道一也。

  万事万物虽变化无限,但终各有所归,或阴或阳、或柔或刚、或开或闭、或驰或张。是故圣人一守司其门户,打量其所先后,度权量能,校其伎巧短长。

  【解析】六合之间虽变化无限,但皆有两个根基特征:“阴、阳”, 要识阴阳变化之道。同理,事物虽也变化无限但也有其根基特征:“刚与柔、善与恶、智与愚、勇与怯、贤良与不肖”等等,依察事物之分歧特征予以区别看待。即:“凡谋事,先规虑揣度,尔后以定谋。”

  古之大化者,乃与无形俱生。反以观往,复以验来;反以知古,复以知今;反以知彼,复以知此。动静真假之理不合于今,反古而求之。事有反而得复者,圣人之意也,不成不察。

  【解析】阐述三个要点:一、领会敌手的秘闻,节制住敌手,控制敌手的动向;二、要从多方面汇集敌手的消息来刺探真假、分辩真伪,好比敌手的动静、言行、正背面等等;三、未清晰敌手企图前要用圆略(盘旋)来引诱敌手,待敌手企图开阔爽朗后方实施方略(冲击)。

  君臣上下之事,有远而亲,近而疏;就之不消,去之反求;日进前而不御,遥闻声而相思。

  事皆有内楗,素结本始。或结以道德,或结以党友,或结以财贿,或结以采色。用其意,欲入则入,欲出则出;欲亲则亲,欲疏则疏;欲就则就;欲去则去;欲求则求,欲思则思。若蚨母之从子也;出无间,入无朕。独往独来,莫之能止。

  【解析】该篇为论君臣相处之道。使用在处事方面可意解为谋事前必先要处置妥帖内部之事,攮外必先安内。

  物有天然,事有合离。有近而不成见,有远而可知。近而不成见者,不察其辞也;远而可知者,反往以验来也。

  事之危也,圣人知之,独保其身;因化说事,灵通策略,以识细微。经起秋毫之末,挥之于太山之本。其施外兆萌牙蘖之谋,皆由抵戏。抵戏之隙为道术用。

  【解析】制敌于先微,从发觉仇敌的动机起便要采纳抵御办法。

  凡度权量能,所以征远来近。立势而制事,必先察同异,别长短之语,见表里之辞,知有无之数,决安危之计,定亲疏之事,然后乃权量之,其有隐括,乃可征,乃可求,乃可用。

  【解析】洞察人道,洞悉人心;人之赋性皆为利,以迷惑之,以谋钳制之。一、使用在用人方面:以利来吸惹人才然后钳住人才为己所用。二、使用在抵敌方面:以利来引诱仇敌,使仇敌表露要害,抓住敌之要害,以谋制敌。

  凡趋合倍反,计有适合。化转环属,各无形势,反覆相求,因事为制。是以圣人居六合之间,立品、御世、施教、扬声、明名也;必因事物之会,观天时之宜,因知所多所少,以此先知之,与之转化。

  【解析】可意解为论平台的主要性。要清晰哪些平台适合本人,只要选择适合本人的平台才能无效地施展才调;无平台或平台不适合本人,纵有才调亦无以施展。

  古之善用全国者,必量全国之权,而揣诸侯之情。量权不审,不知强弱轻重之称;揣情不审,不知藏匿变化之动静。

  何谓量权?曰:度于大小,谋于众寡;称货财有无之数,料人民几多、饶乏,不足不足几何?辨地形之险易,孰利孰害?谋虑孰长孰短?

  揆君臣之亲疏,孰贤孰不肖?与宾客之聪慧,孰多孰少?观天时之祸福,孰吉孰凶?诸侯之交,孰用孰不消?苍生之心,孰安孰危?孰好孰憎?反侧孰辨?能知此者,是谓量权。

  【解析】谋事须先衡量短长,要分清形式好坏,可为之或不成为之。形式优则为,形式劣则不为。

  摩者,揣之术也。内符者,揣之主也。用之有道,其道必隐。微摩之以其索欲,测而探之,内符必应;其索应也,必无为之。故微而去之,是谓塞窌匿端,隐貌逃情,而人不知,故能成其事而无患。

  【解析】一、谋事过程要讲究策略,谋事策略是不受儒家的仁义道德所束缚的,所以谋事过程是摆不上台面公开明示于人的,待事成后公开明示成果即可。二、谋事必有成败,黑暗谋事,事败隐之,事成明之,利于树立小我威信。

  说者,说之也;说之者,资之也。饰言者,假之也;假之者,益损也。应对者,利辞也;利辞者,轻论也。成义者,明之也;明之者,符验也。(言或反覆,欲相却也。)难言者,却论也;却论者,钓几也。

  佞言者,谄而干忠;谀言者,博而干智;平言者,决而干勇;戚言者,权而干信;静言者,反而干胜。先意承欲者,谄也;繁称文辞者,博也;纵舍不疑者,决也;策选进谋者,权也;他分不足以窒非者,反也。

  【解析】量人而言,量才而用。对分歧的人要有分歧的言谈;在用人方面,将人才用在响应的岗亭上,分歧才能的人其适合的岗亭也分歧。

  凡谋有道,必得其所因,以求其情;审得其情,乃立三仪。三仪者,曰上、曰中、曰下,参以立焉,以生奇;奇不知其所壅;始于古之所从。

  【解析】一、制敌:欲除之异己即先纵之,放纵异己犯错,抓住异己的错误见机除之。二、用人:欲重用之人才必需能节制得住,不克不及节制住的或信赖不外的人莫委以重担。三、施谋要一视同仁:愚者蒙之,怯者吓之,贪者诱之等等。

  决篇第十一

  凡决物,必托于疑者。善其用福,恶其用患;善至于诱也,终无惑偏。有益焉,去其利,则不受也;奇之所托。如有益于善者,隐托于恶,则不受矣,致疏远。故其有使失利者,有使离害者,此事之失。

  圣人所以能成其事者有五:有以阳德之者,有以阴贼之者,有以信诚之者,有以蔽匿之者,有以平昔之者。阳励于一言,阴励于二言,平昔、枢机以用;四者微而施之。于事度之旧事,验之来事,参之平昔,可则决之。

  【解析】一、用人之法:有能者皆可用,君子与小人、良臣与苛吏并用;何也?因谋事非论手段,手段有善有恶,而贤人有德,恶事不屑为之。二、治人之术:治良善者施予德化,治奸恶者施予谋术。

  符言第十二

  安徐正静,其被节先肉。善与而不静,虚心平意以待倾损。

  【解析】一、作为统治者要明察秋毫,不成闭塞。二、奖赏要取信用,科罚要公道严正。

  【智察卷一】

  月晕而风,础润而雨,人事虽殊,其理一也。惟善察者能尝鼎一脔。

  不察,何故烛情照奸?察然后知真伪,辨真假。夫察尔后明,明而断之、伐之,事方可图。察之不明,举之不显。听其言而观其行,观其色而究其实。察者智,不察者迷。明察,进能够全国;退能够保身。君子宜惕然。

  【策划卷二】

  君子谋国,而小人谋身。谋国者,先忧全国;谋己者,先利本身。盖智者所图者远,所谋者深。惟其深远,方能顺天应人。

  【用人卷三】

  为政之道,在于辨善恶,明奖惩。倘法明而令审,不卜而吉;劳养功贵,不祝而福。

  【事上卷四】

  事上宜以诚,诚则无隙,故宁忤而不欺。不以小过而损大节,忠也,智也。

  【避祸卷五】

  廓然怀全国之志,而宜韬之晦。牙坚而先失,舌柔尔后存。柔克刚,而弱胜强。人心有所叵测,知人机者,危矣。故知微者宜善藏之。

  【度势卷六】

  势者,适也。适之则生,逆之则危;得之则强,失之则弱。事有缓急,急不宜缓,缓不宜急。因时度势,各得所安。

  【功心卷七】

  城可摧而心不成折,帅可取而志不成夺。所难者惟在二心。攻其心,折其志,不战而屈之,谋之上也。

  【权奇卷八】

  善察者明,慎思者智。诱之以计,待之以隙。不治狱而明判,不消兵而夺城,非智者谁为?

  【谬数卷九】

  知其诡而不察,察而不示,导之以谬。攻子之盾,必持子之矛也。

  译文:晓得对方的诡诈阴谋却居心装作不晓得,即便晓得了也不表示出来,让对方走到荒谬的境界。攻击对方的盾必然要以可以或许对方的矛。(即用对方犯的错事来诘难他)

  智无常法,因时因势罢了。即以其智,还伐其智;即以其谋,还制其谋。

  【机变卷十】

  身之存亡,系于一旦;国之安危,决于一夕。唯智者见微知著,临机而断。因势而起,待机而变。机不由我而变在我。故智无常局,唯在二心罢了。

  【讽谏卷十一】

  讽,所以言不成言之言,谏不成谏之谏。谏不成拂其意,而宜恤其情。谏人者宜为人谋,不为己虑。

  【伤害卷十二】

  全国之至毒莫过于谗。谗犹利器,一言之巧,犹胜万马千军。

  译文:全国最恶毒的事物没有跨越诽语的。诽语就像利器,一句巧妙的诽语,就可能胜过千军万马。

  人君南面术

  上之人明其道 下之人守其职

  《管子》说:“上之人明其道,下之人守其职,上下之分分歧任,而复合为一体。”意义是说做带领要大白“劳于求贤,逸于任使”的事理,做手下要各守其职,上下齐心合力,就会成为一个富有活力的全体。

  《淮南子》说:“君臣异道则治,同志则乱。”愈加明白地指出君臣之道不克不及混为一谈,人君若是不明上下之分,不抓大事抓小事,必然会导致紊乱。《尚书》所记录的“虞廷之歌”也表述了同样的意义:“元首丛脞哉!股肱惰哉!万事堕哉!”所谓“丛脞”就是指琐碎无粗略,“股肱”是指辅佐之臣。这首歌说元首若是躬亲细务,做臣下的就会懈惰,如许的话万事城市堕废。虽然这是古代的经验教训,但对于现代社会的带领者来说,仍借得自创。

  .山西旧事网

  援用日期2013-07-10

  .大师论坛

  .2010-3-30

  援用日期2013-01-29

  词条标签:

  人君南面术图册

  V百科往期回首

  浏览次数:

  编纂次数:11次汗青版本

  比来更新:

  大元王朝1326

  (2018-07-16)

  举报不良消息

  未通过词条申述

  赞扬侵权消息

  封禁查询与解封

  ©2019Baidu

  京ICP证030173号

本文链接:http://beakert.com/dnm/30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