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大南面 >

文史漫笑:晒太阳与南面术

归档日期:05-09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大南面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原题目:文史漫笑:晒太阳与南面术

  (作者:刘晓光)

  寒冬腊月的村落,不时可见五人一堆,三人一伙的老头老太,倚着墙根晒太阳。背靠墙根,面南蹲踞,张张沟壑纵横的老脸溢满古铜色的阳光,不经意间,某张沟壑蜂拥的鼻翼木然地一颤,随即一声粗闷嘶哑的喷嚏。喷嚏给鼻翼木然的白叟带来了罕见的一丝惬意,白叟们关于晒暖惬意的回忆,仿佛初春的花香钻进了每一个冻僵着的鼻孔,于是诱发出连续不断的一片喷嚏。

  这是南面取暖的乐趣。

  万物发展靠太阳。取法天然,操纵天然,积于南面取暖的人类糊口经验,前人在管理社会政治事务时,也以坐北朝南的姿势为尊。《易·说卦》云:“圣人南面听全国,向明而治。”这里所谓“南面听全国”就是指帝王的统治。南面称孤,是一个听起来谦虚,现实上目空全国臣有四海的字眼。南面术,用当下的话语来说,就是统治方略,或者简捷直白地说,即政治或政治手腕。

  说到政治,凡是认为“无为”是老子社会政治哲学的代名词。其实鼓吹“无为”的,不单单道家,儒家也倡导:“无为而治者,其舜也与?夫何为哉?恭己正南面罢了矣。”(《论语·卫灵公篇》)孔子的意义是说,本人从容恬静而使全国承平,实行“无为”而治的人大要只要舜吧?他干了什么呢?庄重规矩坐北朝南地在野廷上而已。而法家商鞅也标榜“无为”,他说:“明赏之犹至于无赏也,明刑之犹至于无刑也,明教之犹至于无教也。”(《商君书·赏刑》)修明赏赐、科罚、教育之道能够达到不消赏赐、科罚、教育,从而实现无为而治。但不管儒家仍是法家,都没能从底子上倡导和践行“无为”,孔子的最高政治思惟是“道之以德,齐之以礼”(《论语·为政篇》),法家更是“酷刑厚赏”,极尽苛酷。只要老子深得“无为”的要义。

  老子的“无为”比儒法两家更完全,更具有底子性。起首,他的思惟根本是万物生于无的哲学;其次,他强调统治者要身体力行“无为”之道,从而把“无为”的思惟贯穿到整个社会糊口中。“不尚贤”、“不赏罕见之货”、“不见可欲”、“虚其心,实其腹,弱其志,强其骨”、“使民蒙昧无欲”,就是老子实现“为无为,则无不治”的主要行动。对于“贤”、“罕见之货”和“可欲”,老子并不是一概持拒绝毁谤,甚而避讳不准的立场,而是认可它们的现实具有和社会需求,只是不倡导、不推崇而已。这种主意对于极端物欲主义者追求奢靡糊口的不良世风,不啻一剂警醒思惟的苦口良药。人类糊口的地球和宇宙空间资本无限,并非用之不尽取之不竭,若是世人不树立准确的消费观,物质材料和消费需求之间的矛盾无论若何也难以处理,而一个期间或一个朝代的肆意挥霍,势必形成后世物质资本的稀缺匮竭。

  “无为”的哲思,超世绝群者读出了安贫乐道的逍遥;蝇营狗苟者生出了欺世盗名的诡诈。魏晋名流阮籍深谙其中要义,晋文帝司马昭当初看中了他的女儿,想为儿子武帝司马炎说亲。承诺吧,会声望大损;拒绝呢,有生命之虞。阮籍于是乎酣醉六十天,拒婚事于不了了之。奸佞秦桧勾搭卖国偏安东南的宋高宗,以“莫须有”的罪名加害抗金豪杰岳飞,“无为”的哲学给佞臣昏君无中生有地假造出千古冤案,血淋淋的汗青承载了万世蒙羞的奇耻大辱。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

本文链接:http://beakert.com/dnm/22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