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大庙 >

远去的满城风雨

归档日期:05-15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大庙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该文档贡献者很忙,什么也没留下。

  内容提醒:远去的满城风雨-地舆论文 远去的满城风雨 走近巴里坤满城,它虽然历经风霜雨雪的侵蚀,墙头爬满灌木杂草,墙壁满目疮痍,仍然不失它雄伟宏伟、雄风犹在的气象。令人不由地追想它留在汗青长河中如一场梦幻般的灿烂和沧桑。它们是黄土夯筑而成的古城池,更是各族军民用忠实和血汗浇铸的汗青丰碑。 撰文/ 秦志全 摄影/ 周生国 兵城的“家眷区” 1616 年,努尔哈赤同一了女真各部落,成立了八旗轨制的后金政权,后其子皇太极改国号为清,改族号为满。1644 年,顺治皇帝在北京紫禁城即位,满族官兵大举西迁镇守边关。1755 年(乾隆二十年) 清当局平定准...

  文档格局:DOC

  浏览次数:0

  上传日期:2017-06-27 14:40:07

  文档星级:

  远去的满城风雨-地舆论文 远去的满城风雨 走近巴里坤满城,它虽然历经风霜雨雪的侵蚀,墙头爬满灌木杂草,墙壁满目疮痍,仍然不失它雄伟宏伟、雄风犹在的气象。令人不由地追想它留在汗青长河中如一场梦幻般的灿烂和沧桑。它们是黄土夯筑而成的古城池,更是各族军民用忠实和血汗浇铸的汗青丰碑。 撰文/ 秦志全 摄影/ 周生国 兵城的“家眷区” 1616 年,努尔哈赤同一了女真各部落,成立了八旗轨制的后金政权,后其子皇太极改国号为清,改族号为满。1644 年,顺治皇帝在北京紫禁城即位,满族官兵大举西迁镇守边关。1755 年(乾隆二十年) 清当局平定准噶尔部落上层贵族的兵变和大小和卓之乱当前,同一了新疆,起头在哈密、巴里坤、乌鲁木齐、伊犁、吐鲁番等地派满族戎行驻眷。清雍正九年(1731 年),宁弘远将军岳钟琪统兵在东天山新月峰西二十余公里的山脚下,构筑一座“兵城”(今汉城),城墙周长约 4 公里余,高 6 米,底宽 6 米,顶宽 3 米, 开有 4门,城墙上有城门楼、瓮城门、垛口、炮台、马道,城周有护城河、设吊桥。城内四条大街、兵营营房、演兵校场。街核心十字路口筑有钟鼓楼。为填补面积之不足,后又在主城工具各 5 里处构筑周长 2.5 里的小兵城两座。 清乾隆三十七年(1772 年),在“兵城” 东约半里处,为驻满营官兵及家眷构筑一座满城。城墙周长 3 公里余,高约 5 米半, 底宽约 5.5 米, 顶宽约 3 米, 女墙约 1 米余。有跺口 1 161 个,炮台 12 座,角楼 4 座。城开四门,东门为“宣泽”,西门“导丰”,南门“光被”,北门“威畅”。四门筑 有四座小瓮城。城内有四条街,有官暑、小校场、马厩、军库、兵丁及家眷住房。有镶蓝旗庙(又称玉皇阁)、关帝庙(俗称关帝大庙)、观音阁、镶红旗庙、七星庙、药王庙。城内按照官职大小筑有小木楼和平房,大多平房为满族的保守住房,一般院内有一个影壁,立有供奉神用的“索罗杆”,两间正房,门向南开,外屋有灶,里屋北、西、南三面有土炕。官职大的小楼飞檐翘角,雕梁画栋,其建筑气概局样介于汉、蒙之间,结构大致不异。城内次序安靖有序,不服辈分、春秋、官职大小,十分讲究礼仪,军纪、家规十分严正。只由于有严正的军纪,才能在抵御侵略、平定兵变中屡战屡胜。官兵及家眷大多崇奉释教和萨满教,每逢春节、元宵节、二月二、端午节、中秋节,都带家眷去庙里或在家里摆上香案、灵牌,拜佛、祭祖。 瀚海鼍城 位于新疆东门户要塞的巴里坤满城,也是一座纳贡城,凡新疆各地纳贡朝廷的贡品,都要经此地转道内地朝廷,按清当局的划定,凡经此转道运往朝廷的贡品,能够按比例提取部门犒劳此地官兵及家眷。加之清代中期往返内地与新疆之间的驼商队屡次,为此地带来空前的经济繁荣。其时屯荒昌盛,官兵屯荒打下来的粮食能自给,官兵及家眷糊口较充足,衣食起居较讲究。凡是汉子们身穿皮马褂,拖着大辫子,嘴里叼着长柄烟锅,迈着八字步安步在大街上;颜色艳丽的旗袍和花盆底鞋,把女人们服装得花枝招展,似乎健忘了身处边塞异乡。但为了平安起见,四座城门上日夜有兵丁扼守,防备森严,泛泛除了木工、成衣、银匠、郎中、兽医之类手艺人外,汉族和其他局外人严禁入内;因城内只要少量简单日用品的小店肆,官兵及家眷如出城去汉城购物、文娱,必需成群结队结伴而行, 按商定时间归来,若有违者,严惩不贷。如遇什么军事、政务进出城门,守门兵 丁一律用旗语。守门兵丁身上带有彩旗。为满城蒙上更奥秘的色彩。 汉、满两城傍山地势而筑,共长达两公里半,两座城门只相错百十步,都由黄土夯筑而成。因地处东天山腹地,雨雪水充沛, 树木丛生,绿草成茵,真可谓一派“风吹草低见牛羊”的气象。大雨事后的无风气候,空气潮湿,常有淡雾缭绕,呈现缥缈的奇异幻景。 相传畴前清兵里一北方籍统兵将领,携侍从骑马去城外南山打猎,其时天刚下过雨,他骑马走至山坡上回头朝山下看,草原上空浮着一层淡雾,淡雾下的汉、满两座黄土城墙,犹如游弋、彼此游玩追逐在绿色瀚海波涛中的两条土黄色大鱼,但他一时想不起来像什么鱼,便问侍从中的一位文职官员,文官答,像一前一后的两条鼍龙。将领又问何谓鼍龙?文官注释:鼍龙,即扬子鳄。从此,“瀚海鼍城”便在城表里驻军和苍生中传颂。清代文人李维城在撰拟巴里坤八大名景时,把“瀚海鼍城”纳入八景,即:天山雪松、瀚海鼍城、龙宫烟柳、镜泉宿月,岳台留胜、黑沟藏春、尖山晓日、屯稼堆云。 摇摇欲坠的古城 光绪十四年(1888 年),满城驻扎的部门满兵奉调奇台。1912 年,统治中国长达三个世纪的清当局宣布竣事。一个下弦月的深夜,汉城南门外南园子村一农人起夜解溲,看见无数千人马构成的一条黑色长龙,沿马路朝西可能是去投奔奇台、迪化、伊犁的满族亲朋和同胞。当那条黑色长龙行至汉城西两公里处一道高梁坡上时,死后他们栖身了 147 年,近七八代人的满城里火光映红了半边天。汉城里有起夜的人看见了满城里的火光,呼喊救火,居民们纷纷起床拿着水桶、水盆前往灭火,走至满城西城门前,被守城门的满营兵丁拦住,不准进城救火。在火光的映照下,人们脸上挂满泪水。他们想欠亨,跟他们的命运互相关注, 旦夕相处,驻守在这座边关古城的满营官兵及家眷,为何悄然分开了这座古城,并点燃了城内苦心运营了 147 年的建筑设备,还不准他们进城救火。第二天夜里炊火才熄灭,守城门的满营兵丁不翼而飞。城内烧成了一片废墟,连城门都被焚毁,仅剩几座寺院了。往昔雄伟的城门,美妙、富贵的街景荡然无存。从此满城内荒无火食,灌木丛生,荒草萋萋,只要牧民进去放牧,有人家亲人过世掩埋于此。上世纪 50 年代初草原上闹狼患,茂密的草木丛成了狼的藏身之地,有牧民在城内放牧被狼咬死。到上世纪 70 年代初,城内建了一座化工场往后,一些行政、企事业单元和居民住房才连续迁进满城内。满族官兵及家眷分开满城为何要将城内建筑设备焚毁,至今仍是个难解之谜。 满城西城墙毁于“文革”前后,现今还剩东、南、北三面城墙残壁了。但巴里坤的汉、满两城在全疆,甚至全都城是保留较无缺的土夯筑的城墙之一。现今两座城墙表里各类现代化建筑林立,设备俱全,但人们爬上南山坡登高远眺,仍然不失瀚海鼍城往昔的神韵。仰望相依相辅又前后相跟尾的两座古城,人们永久不会健忘 200 多年来,那些驻扎在城表里的满族军民,与草原上各族军民一道,为抵当外来侵略,平定兵变,屯荒戍边,配合糊口、劳动,履历了血与火、泪与汗的岁月。它们是黄土夯筑而成的两座古城池,更是两座各族军民用忠实和血汗浇铸的汗青丰碑。

  成功点赞+1

  全文阅读已竣事,若是下载本文需要利用

本文链接:http://beakert.com/dm/28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