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大庙 >

刘正与修复南岳大庙

归档日期:05-01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大庙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来历:《湘声报》

  原题目:“鬼怪王江就逮后,才归大庙见新天”——刘正与修复南岳大庙

  刘正老归天整整10年了。

  刘正老是省带领,却与南岳有疑惑之缘,不断支撑南岳大庙的扶植。因我在南岳工作,20多年里,与他接触不下百余次。

  1986年7月,时任中共湖南省委副书记刘正到南岳视察。我以南岳区委副书记身份作为次要伴随者,与刘老待了4天,这是我第一次认识刘老。

  那次,我伴随刘老参观了南岳大庙、忠烈祠、麻姑仙境、磨镜台、回禄峰。第二天又参观了藏经殿、福严寺、南台寺等处。在参观南岳大庙时,他对我们说,解放前我在南岳庙东廊房内读书,学校为国立师范学院。庙内东有8个道观,西有8个佛寺,都是泥砖青瓦建成。寺寺观观皆有神像菩萨。每逢赶8月,南岳庙内香火昌盛,四方香客前来拜佛,川流不息。此刻东边八观、西边八寺只剩下断垣残壁,庙内杂草丛生,只是保留了中轴线上的几进衡宇,社会各界对南岳庙的攻讦良多,说是“庙大而空”。你们要想法子把南岳庙修好。

  参观大庙正殿——圣帝殿时,刘老问,圣帝菩萨是怎样来的。其时文物所干部旷辉煌说是《封神演义》中的崇黑虎,又说是回禄神。参观辖神殿时,刘老看到神坛上只摆着三个神像,而整个大庙在刘老参观时只要四尊神像。

  刘老问:过去南岳庙的神像良多,此刻为什么只留下四个?我说,据查询拜访,前,南岳区境内大小寺庙有30余处,有各类菩萨和神像1500余尊。南岳庙内原有800余尊,文革中被作为封建迷信都打光了。1967年岳云中学打圣帝菩萨时,是用绳子扯着菩萨的脖子、用锯子和斧子锯开斩断的,圣帝菩萨肚内还藏了不少茶叶和谷壳。此刻的圣帝菩萨是早两年塑的,辖神殿内的三尊神像是关公、关平、周仓三人。其时没有被毁,是由于南岳庙在文革中进驻了部队。解放军把辖神殿作为仓库,神台内的三尊神像用布蒙上改为供奉毛主席像的忠字台才未被损坏。

  刘老感伤万分,当即在南岳文物办理所写下一首七绝:“莫言黑虎法无边,大难临头亦受牵。鬼怪王江就逮后,才归大庙见新天。”刘老还深有感到地对我们说,南岳庙历经沧桑可以或许保留下来,凝结了从古到今几多劳动听民的心血。在我们手里,必然要想方设法把它恢复好、庇护好,如许才能上对得起祖宗,下对得起子孙。

  1988年和1991年,刘老又两次到南岳视察,都明白提出要重修大庙。两年后,我出席省政协会议时,向时任省政协主席刘正老当面报告请示了全面修复南岳大庙的设想,获得了他的鼎力支撑,并具体指示说,要请省内在建筑设想上出名的湖南大学古建筑专家设想。他说,湖大传授杨慎初是国内出名的古建筑专家,你可与他联系设想事宜。1994年4月,南岳大庙辖神殿、北后门终究正式动工改建。

  因为刘老和其他省带领的注重,省当局办公厅曾下发《关于同意全面修复南岳大庙的批复》的文件,成立了全面修复南岳大庙委员会。该文件于1995年12月30日下达后,我又赴长沙向刘老请示报告请示。刘老说,全面修复南岳大庙,是一件千秋好事的大事,要进一步扩大影响,引见我去北京找全国政协副主席、中国释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老担任全面修复南岳大庙的名望主任委员。1996年5月,赵朴初老不只接管担任“全面修复南岳大庙名望主任委员”的邀请,还给我们题写了“全国法源”的条幅。

  南岳大庙在解放前后就被一些学校占用和南岳四周居民借住,至1994年,另有占用庙产的居民49户,占用庙产单元的有衡山县名誉院、福利院和林业站,这三个单元占居面积近7000平方米,居民占用面积也近3000平方米。全面修复南岳大庙,小我和单元占住者的搬家是最头痛的事。我记得,从1986年起头,衡阳市当局和南岳区当局带领为此召开过不下十次会议,均未能完全处理搬家问题。最初仍是在刘老干预干与下,终究使衡山林业站、名誉院、福利院等成功搬家了。

  刘老仍是个很注重文字的人。记得他签名的《湖南省全面修复南岳大庙碑记》,不知费了他几多心血。早在四年前,他就提出了全体写作构思和思绪,指出碑文不单要讲南岳修庙,还要讲南岳的风光名胜,不但是修庙记,还要成为宣传南岳的名文。我们请人先后写出八稿,最初才由他斟字酌句定稿。

  恢复水帘洞景区的扶植,刘老也竭尽心思。1988年7月,全省农村思惟政治工作会议在南岳磨镜台召开,其时他是省委副书记。会后,我陪刘老和时任省教委主任龙禹贤等参观了回禄峰、方广寺、藏经殿、水帘洞等南岳的老四绝景点。在参观方广寺时,其时没有公路,我们一行十几人带着干粮,步行下山踏勘了方广寺、二贤祠、石涧潭以及虎形山的原始次丛林,半夜就在方广寺吃自带的干粮。

  在石涧潭旧址,我说这里是明代遗留下来的建筑。刘老很是注重,要我摄影作为汗青材料留下来,还说朱熹、张南轩到过这里,王船山在方广寺隐居了十多年,这里的文化储藏深挚,必然要庇护好。

  从方广寺登山前往磨镜台时,已是下战书5点了。当天一行十多人,数刘老春秋最大。就餐时,我说,“刘老今天很辛苦,很委靡了,明天就不要参观了。”刘老说,我是第一次到方广寺,看了很欢快,委靡也没有了,待未来有前提时,把方广寺、二贤祠、石洞潭再维修一下,在王船山著书立说的处所续梦庵建一个王船山留念馆,再从五公区修一条索道下去,未来又是南岳一个主要景点。

  第二天,我伴随刘老到水帘洞参观。其时水帘洞还没有开辟,其地点地村党支部书记胡泗生告诉我,水帘洞本来山上树木富强,泉水长流不竭,特别是瀑布虎啸龙腾,蔚为宏伟。1962年,时任省委副书记周里在水帘洞蹲点,在水帘洞泉源建了一个水库,就没有瀑布了。

  刘老边走边看说,“我解放前在南岳大庙东长廊内读书时,除了看南岳古镇和南岳庙外,来得最多的是水帘洞,那时水帘洞两旁古树参天,水帘洞瀑布细水长流,是我们学生消暑闲游的好处所,此次来看,过去的情趣一点都没有了,你们南岳区委和当局要把恢复水帘洞景区作为一件大事来抓。”

  因水帘洞水库是周里同志在南岳搞点的工程,改建要征得周里老同意。不久,刘正老又来南岳,对我们说,“我已找过周里老了,周老说在水帘洞搞旅游开辟他同意,还说我是省旅游带领小组组长,这件事由我做主好了。”后来,很快就成立了以我为批示长的“南岳水帘洞景区扶植批示部”。通过严重的施工,斥地了水帘洞瀑布,修了人行石板路,从头油刷水帘洞两旁摩崖石刻300余处,还新建了三座亭子和两座人工桥。水帘洞景区于1997年正式对外开放。

  斯人已去,音容犹在。20余年与刘正老的交往历历在目,让我感伤万千,忍不住想起2000年刘老来南岳时赠我的条幅:“梅花香自苦寒来——垂国同志参与重修岳庙贡献良多书此以资留念”。其实,对南岳的扶植刘老贡献才是最多的,若是没有刘老的支撑,也许南岳仍是另一个样子……

  [责编:朱晓华]

本文链接:http://beakert.com/dm/143/